美娱国际娱乐|美娱在线娱乐
地址:
电话:
传真:
电子邮件:
中国人造跑车
来源:未知 日期:2019-08-30 13:26

  公交车里两名男乘客四目放光的几乎快要流出了口水,却不知他们看到的那辆红色“跑车”是贴着宝马车标的吉利美人豹。

  这款外观设计模仿上世纪90年代()的“百万豪车”实际售价7万-13万元,搭载一台1.3升63千瓦的丰田8A-FE发动机,“弱鸡”的动力需要长达13秒的时间才能把车速推至每小时100公里,与普遍印象中的“跑车”二字有着相当大的差距,但即便如此,它仍然被送与了“中国第一跑”称号。

  前面那有趣的一幕发生在15年前的长春街头,足可见当时那些生活在“汽车城”中的普通民众对于此类车型的认知,毫无疑问,吉利美人豹的诞生确实填补了国产跑车的空白。

  而当时正在经历中国汽车市场井喷的自主品牌,几乎没有哪个能安耐得住内心的躁动,纷纷用各异的作品向外界传达着对“跑车”一词的理解。

  除了吉利美人豹的后续车型吉利中国龙之外,华晨()()(2007年上市,售价13万-17万元)以及南汽在收购英国MG品牌后生产的名爵MG ()(2007年上市,售价25万-27万元)也是接二连三地亮相。

  其时,为了抢占各大车展的风头,包括海马、江淮、长安和奇瑞在内的自主品牌,都纷纷打造了自己的概念跑车,众家粉墨登场之时俨然是一片梨花渐开的景色。

  然而,当时的国人还处在全国月平均工资人民币1300多元的时代,买车这种大事必须要从实际出发,花十几二十万元去买国产运动型车是件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毕竟当时汽车才开始进入家庭。

  加之受产品质量、工程设计以及国产品牌形象低端,无法撑起较高车价的影响,这些产品很快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当然,这里还需提起的是2009年上市,带有折叠硬顶的比亚迪(),它是那一拨浪潮中的最后一款在市场上昙花一现的跑车。

  十年后,比亚迪再次回到曾经首次亮相F8(S8更名前)的上海车展,呈现了一款百公里加速仅需2.3秒的,名为“汉”的纯电跑车。而吉利汽车则在2017年收购了英国莲花跑车Lotus品牌51%的控股权。

  新时代下,造车新势力更让中国跑车呈现出了一副新的面貌,已进入市场的零跑S01、前途K50,即将进入市场的爱驰RG Nathalie和声称即将国产的赛麟S1,都在准备重新开创一片中国跑车天地。它们的先锋是大名鼎鼎的蔚来EP9,但因为只推出定制的几台,而且仅仅为赛道跑车,目前声量已经减弱。

  还有虽不是造车新势力但却努力打造高端的北汽集团旗下极狐ARCFOX品牌定位电动超跑的ARCFOX-GT,今年3月在日内瓦车展亮相,与蔚来EP9不同,它分为赛道版和能上牌照在马路上开的街道版两个版本。

  当然,最受关注的是复兴势头正猛的红旗品牌,它也要推出跑车,据说将在不久之后的法兰克福展出。

  其实不太强调运动性跑车或运动型车一直以来是一家车企技术实力和设计水平的代表,是品牌形象和制造水准的最高体现,通常在具有汽车文化基础、企业效益较好或是经济环境较好的时代才会比较盛行。

  很明显,先前,中国的用车环境、市场环境和车企状态在这三方面并不处于一个相对较好的水平。但如今时代开始变了,春江水暖鸭先知,一些造车新势力从一开始就涉足这一小众市场。

  2019年4月的上海车展,第一款车是跑车的零跑汽车展台人头攒动。赵刚副总裁说出了零跑不同于其他家的切入角度:“谁没事会开一辆那么大的SUV驮着那么多电池在那跑啊?还贵得要死。”

  朱江明作为零跑汽车的董事长、联合创始人,最早在2015年开始带领大家造车时提出智能电动车要从小往大做的思路。因为电池成本太高,所以,零跑并不想将这部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不过,在面对国内小型电动车市场时零跑也发现了问题。“市场上一股脑的都是很悲催的低端产品,所以我们就想做一款个性一点的车出来。”赵刚觉得,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让用户有更多的选择,尤其是在添置第二或第三辆车的时候,希望自己的车能让人眼前一亮。

  在赵刚看来,行业内有些品牌看似风光无限、圈粉无数,但在做圈子营销的时候,如果把圈子里的资源耗光后就很难再去扩展,“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表面上看着好像声音很高,但是实际上后面已经扩展不开了,没人去买”。

  做小型轿跑车是把双刃剑,产品小众、销量不大,虽然打足了差异化,但也与风险并存,而零跑看重的是剑的另一面。

  赵刚认为,这么做的优势在于是吸引眼球,容易引起前端的叫“早鸟人”的关注,而这些人群会更容易的理解这种车带来的价值,随后会给品牌带去传播效应。

  只要产品的口碑、品质以及科技感做到位,品牌的形象和认知在消费者心里自然就会竖立起来。零跑相信,等实用型的新产品推出时,消费者就会有“这款车更实用,我要买这款”的想法。

  今年上海车展媒体日当天下午,赵刚正在外面见客户,同事给他发了一张照片,内容是一个家里很有钱的女孩刚刚看完宾利的新车,在走过零跑展台时被零跑S01小巧的车身尺寸和科技感吸引,当场直接刷卡,就地买了一辆。

  20岁出头的韩先生在展台上的车里坐了20几分钟,在这款车哪个点最吸引他的问题上,除了车身尺寸对上海的用车环境有利之外,他只回答了汽车商业评论只有四个字——“智能科技”,他尤其对零跑S01上的语音交互系统非常得意。

  零跑S01的最高时速被锁在每小时135公里,并且不允许用户破解,原因是他们考虑到强电流对电池的冲击较大。“另外这个时速已经能够满足绝大多数的场景了,谁没事会跑140啊!”赵刚说。

  “我们其实不太强调运动性,我们强调的是一个全面的均衡。”在赵刚眼里,电动车应该更多强调智能化和科技感,百公里加速6.9秒的成绩已经完全够用,不需要再拿它跟燃油车过多的去比,他觉得“因为没必要”。

  日常生活的落地产品同样是造车新势力,爱驰与零跑在造跑车的思路上却完全不同。

  王东晨作为爱驰汽车首席技术官兼技术中心总经理,在汽车行业拥有近30年的技术开发经验,当谈到爱驰跑车时,他的话里也充满了速度与激情。

  “跟它(零跑)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王东晨操着一口非常有感染力的东北话,很直接地对汽车商业评论说:“这款车百公里加速2.3秒,那款能做到么?这个极速300公里,那款能干到么?”

  虽然目前爱驰RG Nathalie仅在欧洲销售,但据透露随后也会推向国内市场。王东晨称,今年上海车展上展出的爱驰Gumpert Nathalie是在爱驰RG Nathalie的基础上改装而来,作为一款纯跑车,车辆外观上装的那些空气动力套件全部都是赛道级,但未来市售版本则不会配有这些套件。

  在造跑车的问题上,爱驰与零跑走的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爱驰认为,爱驰RG Nathalie这种跑车不会像爱驰U5这类量产车一样去走量,纯粹是出于个性化的目的。

  “我们整个生命周期是按照500辆的产量去规划的,只要我们车做的好,在几年之内是不愁用户的。”王东晨非常自信地说,因为本身追求跑车的人就是追求差异的小众群体,如果满大街都是,用户就觉得没意思了。

  这款续航里程达到1200公里的爱驰RG Nathalie最早亮相于2018年4月的北京车展,动力系统采用甲醇氢燃料电池,4台电机驱动4个车轮,每台电机最大功率102千瓦,最大扭矩230牛·米。即便电机最高转速能达到每分钟12800转,但爱驰还是给传动系统配备了两个挡位的变速机构。

  “造这种车型最大的难点肯定是动力系统。”王东晨告诉汽车商业评论,这款车上配备的是博世双电机+前后两级减速,这些都是专门为高性能跑车打造的,“输出功率和扭矩必须得到位,因为扭矩不高加速不快,功率不大极速上不去”。

  第二难点在于车身结构与底盘调校,爱驰RG Nathalie采用框架式的车身,覆盖件则用的是碳纤维材料。底盘调校是一个很精细的工作,只能通过开发工程师与专业车手之间反反复复的交流互动才能促成一流的操控表现与稳定性。

  “虽然工程师也开,但他开不到专业车手的极限,而这种车之间的差距往往就在于极限边缘状态下的那么一点点。”王东晨说,这里面包括转向是偏过度还是偏不足,刹车的感觉以及换挡的时间等诸多细节。

  爱驰造跑车是因为创始人、总裁付强当年在一汽奥迪做营销时的老搭档罗兰·古普特(Roland Gumpert)加盟爱驰汽车出任CPO(首席产品官)。

  古普特不仅是个营销人,还是是大众Iltis原型车、奥迪50、奥迪R8的开发者,奥迪Quattro创始团队成员、奥迪Sport(奥迪汽车公司运动部门)主管。

  从奥迪出来后的古普特创办了阿波罗(Apollo)超级跑车品牌,随后阿波罗跑车连续5年刷新纽北赛道的最快圈速,他本人也因此成为世界跑车届的一位传奇人物。Gumpert Nathalie是他开发的超跑产品。

  不过,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CEO谷峰强调:“我们的电动跑车不是为了刷圈速,也不是没有续航里程的象征性产品,而是可以应用在消费者日常生活的落地产品。”

  一件注定的事试问,在70万-75万元左右的价格区间,当一辆保时捷和一辆国产跑车摆在你面前时,如果不考虑限牌,你会毫不犹豫地开走哪辆?

  那辆国产跑车就是陆群的前途K50。“价格贵又是双座,这种车的销量不会高。”早前曾有人对前途汽车创始人、董事长陆群这样说,劝他第一款产品不要做跑车。

  但是坚持自己对销量初判的陆群却认为,毕竟以前市场上没有出过任何电动跑车,所以这是一件无法用历史数据能够佐证的事。

  1990年,陆群加入北京吉普参与研发,一口气就干了13年,先后任发动机试验工程师、整车及项目工程师、产品计划科科长及产品工程部经理等职务,直到2003年创立长城华冠设计公司,为车企提供全流程的整车设计开发服务。

  可以说,陆群是个身体里流淌着汽油的人,以至于2017年在美国试车时车辆发生失控,侧翻滚了3圈,断了3根肋骨的他反而觉得很自豪,这是一个真正爱车的人。

  “当初我只是一个工程师,我没有什么可炫耀的资源,可如今我们的第一款电动跑车前途K50就静静地停在那里,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他说。

  这种被外界认为是酷似迈凯伦的造型风格,让前途K50的外观可以说是目前国产跑车中最接近超跑姿态的一款,同时也是价格最贵的一款,但它贵的不是没有道理。

  前途K50从设计完成到正式量产花了4年多的时间,表面上看这是一个相对正常的开发周期,但这还没算从2007年到2014年间的技术积累与设计过程。

  前途这么做的目的在于能够打造一款实现日常和赛道兼顾的跑车,所以对车辆轻量化的要求也就成了工程设计当中的关键。

  白车身的制造与忠旺铝业合作,所采用的型材件、冲压件和锻造件通过铆接工艺构成了铝合金车身的80%。前途认为,这样做能充分发挥了铝在成型性和耐腐性方面的优势,同时规避了铝在冲压拉延和焊接方面的劣势。

  资料显示,K50在车身外覆盖件上,除了风挡玻璃,全车29个覆盖件全部采用碳纤维材料,总重46.7公斤,整车质量也因此降低约250-300公斤。

  而这种材料通常用于不计成本的高端豪华品牌上,但在与江苏复合材料供应商康得新的共同努力下,前途最终将这些覆盖件的成本降到了几万元,约占整车的1/10。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前途摸索出了一个适用于自己的碳纤维工艺,即低压模压工艺。

  但就算如此,由于电池太重,整备质量已接近两吨,车身尺寸相近的兰博基尼Gallardo仅1.3吨出头,这就好比相同身高的运动员但体重悬殊一样,整备质量太大可是致命的硬伤,在造车这件事上,对于重量控制的难度可见一斑。

  70多万元的售价在跑车市场上的定位或许是尴尬的,用户喜欢拿来玩的车款通常在60万元以下,改装潜力大,也能折腾得起。

  不过陆群认为,做车、做品牌、做工厂、做产业是要放眼未来20年、30年、50年的周期去看,“K50作为前途的第一款产品,它的作用是给后面的产品定调、定位、定空间”。

  驾驶乐趣是前途现阶段的目标,未来的目标是要从驾驶乐趣到驾乘乐趣,再到出行乐趣。或许陆群的心里是有数的,他并没有特别关注K50这款车本身能卖多少辆,反而更关注K50在进入市场后能为后续产品打下什么基础。

  按照前途汽车的规划,第二款产品将会是一款走量的车,并从这款产品开始实现盈利。然而,这第二款产品前途K20还是跑车。

  根据长城华冠发布的财报信息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约为负的3.7亿元,同比下滑155.01%,是自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以来连续亏损的第三年,即便已通过各种形式融资近10亿元,但亏损仍在逐年扩大。

  “先天下而行”是前途汽车的品牌价值观,这句话写在了前途官网最注目的位置。而现在,如果这只先行的“蜻蜓”还想往前飞,并且飞得足够远,那么它需要的或许是反思以及大量的勇气。

  当这条广告铺天盖地地占领北京大大小小的写字楼和住宅小区的广告位时,除了那位被调侃成“开快车容易秃头”的“郭达”之外,人们更多的是在问:这个号称自己是“全球超跑典范”的牌子究竟是个啥?

  7月20日晚,北京鸟巢内灯光闪烁、人声鼎沸,在这座能容纳91000人的体育场内,有近2/3的看台被划分出来,且座无虚席。

  而那些手里拿着发光LED“凡”字的狂热粉丝将汽车商业评论记者完全淹没,如果不是手中那张印着“赛麟之夜”四个字的门票,差点就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王晓麟肯定是清楚的,他作为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此前一直声称自己不是造车新势力。甚至在第十一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跟组委会要求将自己从关于造车新势力的议题中调换到关于品牌高端化的议题上。

  赛麟之夜当晚,不承认自己是造车新势力的王晓麟和赛麟汽车品牌创始人史蒂夫·赛麟一起,全程大讲过往的辉煌战绩、超跑情怀和“我的造车梦”,这简直跟其他造车新势力的发布会没什么两样。

  按照他在台上所说,自己在1991年到美国后,刚下飞机就看到一辆赛麟跑车,然后摸了摸兜里仅有的200美元,当时就发誓一定要拥有一辆赛麟跑车。

  10年后,当他实现了这个愿望时又有了一个新目标——把赛麟带到中国,而这个过程却充满了戏剧性。他如何把赛麟带回中国?

  时间回到赛麟之夜开始的4个小时前,汽车商业评论(ABR)在赛麟之夜新闻发布会上提出了赛麟并不具备独立开发发动机能力的问题,包括其引以为傲的赛麟S7上的那台福特427ci(7.0升)V8发动机。

  王晓麟不承认这一点。他说:“这里面可能有一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赛麟不光是自己开发了很多发动机,整个福特体系的机械增压发动机全部都是赛麟给它开发的。赛麟S7的发动机上敲着福特的Logo,但是整个机器全部都是我们做的,完了之后运到福特的发动机工厂帮我们去做缸体、缸盖。因为当时我们在美国是一个小厂,我们不做缸体、缸盖这些部件,但除了缸体、缸盖之外,里面没有哪一个原件不是来自于赛麟,包括它的ECU。”

  但汽车商业评论(ABR)了解到,福特旗下搭载机械增压发动机最多的车型是福特Mustang的Shelby系列,但第五代Shelby Mustang GT500上配备的5.8升机械增压V8发动机是由福特SVT(Special Vehicle Team)设计并生产,包括更早的5.4升机械增压发动机。

  更能证明的是,每一台标有“POWERED BY SVT”字样的福特机械增压发动机气门室盖上,都有一个刻着SVT工程师名字的铭牌(和奔驰AMG一样),这足以证明甚至与Shelby都没有半点关系,就更别说赛麟了。

  而福特的发动机采用模块化设计,缸体和缸盖在经过小幅调整后可以任意组合在不同排量的发动机上,因此就会发现,相同排量的发动机在采用不同模块的缸体/缸盖之后还被用在了2003年推出的第二代福特GT和1999-2004年的福特F-150 Lighting皮卡上,而机械增压完全是这些车的标配。

  也就是说从1990年代末开始,福特体系的机械增压发动机全都是福特SVT自己做的,跟赛麟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而赛麟S7上的那台Cleveland 427ci V8发动机的ECU来自福特的EEC-V控制系统。它的缸体、缸盖还全部原产于福特,只不过是根据赛麟S7的要求做了修改。

  在关于福特GT超级跑车的问题上,美国媒体曾在相关报道中称,“福特为了降低成本,将外观覆盖件的喷漆和组装工作外包给了赛麟完成”。

  但王晓麟却声称:“福特GT跑车那只是贴了福特的牌子,结果大家都认为那是福特的车,但从设计到生产,再到所有东西,没有哪一个零部件不是我们做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赛麟在中国要进入市场的是电动车,那么传统的动力总成水平厉害不厉害已非争论焦点。可惜,那款在赛麟之夜亮相的,打着“超跑型城市电动小跑车”头衔的迈迈,实际上是GTA公司在对香港电动汽车公司进行收购后,计划引入美国市场的一款名为“MyCar”的城市代步车。

  根据互动百科的资料显示,打造MyCar车型的团队是来自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的李德志教授以及由他所带领的学生,并且在最初仅把MyCar当成一个科研项目去做,仅此而已。

  红旗的超跑计划“中国的汽车行业正在经历着日新月异的变化,而赛麟想成为其中主要的助推者。”史蒂夫·赛麟在赛麟之夜新闻发布会的最后用了这句话做了总结。

  赛麟的梦想无疑是好的,但看起来离现实还是有很长的距离。我们祝愿它能够成功,即将到来的真正跑车恐怕还是非一汽莫属。

  今年5月11日,北京诺金酒店,在以“勇气”为主题的2019第十一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中国一汽董事长徐留平在大会上说:“今年会发布一款在S系里面重量级的超级跑车。”并表示,这款车绝不是PPT造车,而是一款线月曝光的一汽集团关于“红旗超级跑车项目国际招标公告”来看,这款内部代号叫S108的车型以及详细的招标要求,进一步坐实了一汽正在酝酿的超跑计划。

  项目确立,资金到位,招标文件完成,接下来只需要等待项目技术团队的落地。但造超跑比的不仅是技术,文化内涵与价值观更是设计背后的灵魂,但这两点对于红旗品牌来说是最不缺的。

  如果超豪华轿车红旗L5、L7是品牌的皇冠,那么毫无疑问,红旗跑车将是皇冠上的明珠,这对于红旗品牌的向上和丰富产品族谱有着标志性的意义。

  跑车或运动型车在西方有着悠久的历史,高端车型是富人阶层的象征和玩具,而平民车型则在普通百姓生活中扮演着“调味剂”的角色。

  虽然我们没有动辄数百万、千万元的超跑,但若能用低价位的产品去接近甚至实现高端车型的乐趣,这反而是出色的、最佳工程设计的体现。它不仅能给人们带去近在咫尺的梦幻享受和刺激,也能因此激励无数人为之奋斗。

  随着中国品牌在这些年中的进步,人们对国产产品的接受程度与认知也已今非昔比,虽仍有不少人对此类车型还存在一定眼光上的偏见,但也阻挡不了具有开放思想的年轻一代,对外形酷炫、充满个性之车型的热爱与需求。

  我们也曾听到一些声音,认为这种车型产量低、市场小、没人买,甚至几乎没有意义。或许他们忘了自己已经游走在对生活失去情趣的边缘。如果多出国走走就会发现,那些性感跑车的驾驶者往往都是满头银发的老人。

  又或许可以问问身边的那些70、80后们,在他们的童年里,墙上有没有贴一张林宝坚尼(兰博基尼)Countach或是保时捷911(964)再或是法拉利Testarossa的海报?而每次看到都会陶醉其中,充满无尽幻想,令其心驰神往,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之一。

  而不断涌现的、让人热血的漂亮跑车,在提升品牌价值的同时,也将同样激发着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对汽车的热爱与希望,这是一个多么有魔力的事物。

  不过,吉利汽车收购了Lotus跑车之后,准备在中国建设Lotus车款生产线,但据说,李书福准备在新工厂生产的可不是Lotus擅长的豪华高性能跑车,而是生产豪华SUV,至少在初期阶段是这样打算的。

  吉利的样板是兰博基尼、保时捷这些以超跑起家的品牌,它们一推出豪华SUV就大获成功,超跑销量难以匹敌这些对手的Lotus,恐怕希望在这样的改变中获得成功。

  这无疑是精明的生意,而跑车基因为这种SUV的成功注入了强有力的兴奋剂。就在今年初,当有人问跑车是否还能存活半个世纪的时候,保时捷GT汽车部门负责人安德里亚斯·普雷宁格(Andreas Preuninger)的回答是:“我敢肯定,世界上最后一辆车将是跑车。”

网站首页| Robots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1 FuYuan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美娱国际娱乐|美娱在线娱乐 2010 版权所有